郗筱

刀剑凹凸双厨,瑞嘉瑞小狐三日雷点,没事别来踩雷谢谢配合。我……腐向乙女向都吃……你们点文的话我会尽量去写……咸鱼型写手,不定时更新,一更新可能连着更……

假如他们都是你哥⑤

――好像很久没更新了……

――日常沙雕,放飞自我

――人物ooc,这次是三条家的良心(x),个人解读请多多包涵

――文笔渣请多多包涵,也请原谅我之前脑子抽了发了两次……

(小狐丸)
看上去充满了侵略性,但是其实是个相当绅士的人,很温柔,会为了你想很多事,专门给你其他哥哥们收拾烂摊子。有一头漂亮的白色长发,他自己也很宝贝那头长发,平时不轻易让别人碰,但是却很乐意你以帮他梳理长发的理由玩弄他的头发,弄乱了也不生气。酷爱油豆腐,于是你曾经有过一周都是吃油豆腐度过的惨痛回忆……臂力很强,可以把你用公主抱抱起来,他也很乐意抱你……
“怎么?你是……又想要被我公主抱了吗?”

(石切丸)
你的哥哥中除了小狐之外唯一靠谱的存在,有些天然呆,反应有些慢,反射弧贼长,一件事经常要过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神社的神官,性格温柔而又严谨,经常拿着御币晃悠,对于隔壁家的笑面青江带坏你和他自己的妹妹(讲黄段子)这件事很不高兴,于是有时候会和数珠丸商量……速度很慢,慢到你俩出去逛街,你稍微走快了一点,转身就看不见他人了,然后过了好一会儿你才又看见他慢悠悠的出现……
“哈,哈……终于追上你了呢……”
(日常黑papa机动系列)

我的本意……是想要爷爷你们加生存……所以你们内番的时候到底在做什么?(婶婶式疑问.JPG)

过分……鹤姥爷就和爷爷内番会+1……其他时候都是+0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O鹤姥爷你真皮

我喜欢你,我也一样⑷


――日常放飞自我,沙雕文笔,不喜勿喷
――我吹爆这一对,ooc是我的,人物你们的

早上第一节课下课后。

“长谷部,有人找。”某位同学趴在教室的窗户上,对埋头解题的长谷部说。

“没空。”长谷部头也不抬,醉心于做题。看那架势,即使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可能会一动不动。

那个同学抿了下嘴巴,小声说:“是烛台切同学,他说你不出去就亲自来找你谈一谈。”

唰一声,长谷部连笔都没有放下,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在了烛台切面前,旁边的人只感到一阵风从自己身边吹过,长谷部就出现在那里了。(不愧是梦幻坐骑……:D)

“为什么长谷部君非要我说亲自找你谈一谈才出来?”烛台切见他手纸着一支笔,来势汹汹的样子,笑着说,“那么下次来找你,是不是也要这样做呢?长,谷,部,老,师。”最后的称呼烛台切说的很小声。

然后不出意料的,听着烛台切用那样调侃的语气叫他老师,长谷部炸了:“你怎样都跟我没关系!”

烛台切没说话,只是那样看着他。

长谷部被看的有些心虚,又担心同学们投来异样的眼光:“啧,那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烛台切笑了,伸手在长谷部耳边抚了一下,把长谷部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才笑着说:“你的头发乱了。”

长谷部闻言下意识的抚了一下刚刚烛台切抚过的地方,脸有些红:“啊……谢谢。”然后他反应过来,又有些恶狠狠的问:“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

烛台切笑了,说:“难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我只是忽然想看看长谷部君而已。”突然又不叫老师了。

长谷部愣住了:“就这样?”

烛台切点点头:“就这样。”

于是长谷部怒了,想他浪费了那么多做题的时间,结果就是因为这样无聊的理由,他刚刚要发怒,就听见上课的铃声响起了,于是只能就这样放过烛台切。

长谷部对着烛台切一声冷很后就头也不回的进了班级里。

烛台切看着他的背影笑的一脸愉悦。

旁边的男同学看见了,本着开玩笑的意思,问了句:“欸,烛台切,你不是喜欢长谷部吧?”

没想到烛台切没有片刻犹豫 回答:“是的,我喜欢长谷部君。”

男同学震惊于自己听见的爆炸性新闻:“什么?!烛台切你喜欢男生?”

烛台切回头看了他一眼,想了想,笑着说:“我不喜欢男生,我喜欢长谷部君,只是刚好长谷部君是男生而已。”

男同学也莫名其妙的就接受了这一消息:“烛台切,我现在真想替那些喜欢你的女生哭一哭……”

烛台切无语的看着他,不做回应。事实上,喜欢的心情早就有了。奈何,长谷部君的心里就只有学习呢……

烛台切叹了一口气,平生第一次厌恶起了学习。

因为他喜欢的长谷部过于热爱学习。

就好像是凭空多了一个情敌……让人不爽。

Oh,no!我又写了什么沙雕东西……各位就请当做看了一个段子吧……最近肝作业疯了……by.蠢作者╰(*´︶`*)╯

假如他们都是你哥④

――好像很久没更新了……

――日常沙雕,放飞自我

――人物ooc请多包涵,三条家……小狐和papa我下次写

(岩融)

长的十分高大,第一眼看上去十分可怕,但是实际上很喜欢和你还有今剑玩。力气很大,可以把你和今剑举高高。对你很好,会答应你所有的要求,不管合不合理。

“嘎哈哈哈,我们一起去玩吧!”

(今剑)

超级活泼,喜欢蹦蹦跳跳,被别人叫做“小天狗”。喜欢和你一起玩,看上去小小的一个让人感觉有些不靠谱,但是实际上还是很靠谱的一个哥哥。

“嘿嘿,今天也要一起玩哦~”

(三日月宗近)

长的很好看,靠着一张脸欺骗了很多无知的少女。当你每次看到有女孩子给他递情书或表白时,总是默默腹诽:不要被这个老爷子的脸骗了啊!对的,老爷子,他看上去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但是实际上,他的做事风格就像是一个老爷爷一样,连自己的衣着都打扮不好,经常是你在照顾他,让人怀疑到底谁是年纪更大的,不过关键时刻也是很靠谱的。

“哈哈哈,嘛,现在不是笑的时候呢。”

关于身体不适

【三日鹤】关于身体不适

――放飞自我,日常沙雕,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鹤丸那么好,快来一起宠他啊!

――cp元素有,不明显,请轻喷

稍晚一些的时候,药研和你又来了,鹤丸睡得很沉,于是你们小心的给鹤丸测了测体温,就发现鹤丸实际上还有些发烧……

于是你叹了口气:“果然最近派你们出阵太过分了呢……那等出阵的队伍回来放你们休息几天好了。”

药研爽朗一笑:“那可真是多谢了呢,大将。”

你摆了摆手:“没事的,毕竟太过于勉强的话也不好。”

“放心吧大将,鹤老爷一定会很快恢复的!”

“但愿如此吧……”

这边,小贞知道鹤丸还有些发烧之后就跑来粟田口的部屋问他们知不知道治疗发烧的方法。

“你也不知道?”小贞看着鲶尾说。

鲶尾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嗯!因为我从来没有发过烧!”

小贞笑着说:“我也没有耶,哈哈哈哈!”

旁边骨喰静静的看着他们。

“不是有药研照顾着吗?”鲶尾问道。

“也是哦,比起我们这些菜鸟药研可以说是专业的啊。”小贞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说道。

“但是光吃药也不一定能够治好患者哦。”小贞听到这句话后就感觉自己的头被来人揉了揉。

他任了揉,抬起头笑着说:“咪酱!”

烛台切笑着回应:“嗯,随时出现在需要帮忙的人身边,这样才是帅气。”

“话说回来,我们能为鹤丸做些什么呢?”鲶尾发出了提问。

“这个……额……”小贞一脸纠结。

烛台切于是又伸手揉了揉小贞的头:“这样可不帅气了啊。”

骨喰突然默默的说:“……探病?”

鲶尾一下子两眼放光:“对啊!探病!”

小贞也一下子跳起来:“好主意!对,探病!”

烛台切无奈的笑着说:“你们是不是想的太夸张了一些?”

“嗯。有可能。”

“治疗也无能为力的事,我们能做的就是为鹤先生祈祷。”

“耶?这样就够了么?!”

“这很重要啊。”烛台切抱着手,笑着说:“我们身为付丧神,身体上的伤痛可以很快痊愈,但是心灵上的伤就要另当别论了,心灵上的疲劳也要另当别论。疲劳导致的病最重要的还是先恢复精力。”

小贞微微歪过头:“这样啊……对啊。”

然后,一群人对于探病送什么礼物争论了一番……

乱首先说:“给他买头饰!”然后被药研无情吐槽:“那只是乱你自己想要的吧?”

乱嘟着嘴不满的反驳道:“哪有?明明鹤丸先生他上次收到我送他的蝴蝶结还很开心的样子……”

药研无奈捂脸……

一群人各执己见,说法很多……

最后,他们决定各自准备自己要送的礼物,然后一起送过去……

鹤丸的房间里……

鹤丸拿起了自己正在测的体温计,看着上面的数字,想:明明早上还发着近四十度的高烧……有这副付丧神的躯体就是好啊……伤病什么的都痊愈的很快……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付丧神,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烦恼的事,到底我在想什么……

到底为了什么来到这里……真是搞不懂为什么自己还有时间沉浸在这样的想法中……

“鹤先生!”鹤丸突然听到了小贞的声音,被吓了一跳,一转过头就看到小贞和烛台切。

烛台切问:“怎样?鹤先生,身体好一些了吗?”

小贞拿起了刚刚被鹤丸放到旁边的体温计:“咦?!37度!这不是快要恢复到正常体温了吗?”

烛台切一脸关切的问:“早上发高烧很厉害对吧?”

“不过这么快就退烧了,不愧是鹤丸!”鲶尾笑着说。

鹤丸疑惑的看着挤在门口的那一大群人:“你们这是要……?”

乱笑嘻嘻的说:“嘿嘿,我们是来探病的!看!这些都是我们给你的礼物!”

鹤丸看着他们手上的东西,愣住了,随即又笑着说:“哈哈哈,这可真是吓到我了,真是多谢了啊!”

乱趁机扑到鹤丸身上:“那鹤丸先生你要快点好起来哦,我们还等着鹤丸先生你陪我们玩捉迷藏呢。”

鹤丸揉了揉乱的头:“当然。”

鹤丸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好了起来:是啊,原先不明白究竟为什么要降临于此世……现在懂了,是为了与他们相遇,得到了这样的关心,自然会想要努力去守护……

鹤丸很快就好了起来,却因为你的命令不能出阵,只能待在本丸。他快要无聊炸了,于是约了三日月去手合,三日月也笑着答应了。

于是两人到了手合场,旁边有很多围观的我人。

鹤丸刚刚摆好架势,就感到鼻子痒痒的,于是……“呼哇……阿嚏!”

惊到了旁边的所有人。

三日月难得的严肃着脸说:“不行!鹤你身体还没恢复,快回去静养!”

“耶?!我明明已经没事了啊!阿嚏!”鹤丸想要争辩却毫无说服力的又打了一个喷嚏,于是三日月直接将其打横抱起就往房间走……

你和药研无语的对视了一下,然后又忍不住笑了:啊~今天天气真好呢……

妈也,我写的这是什么沙雕玩意儿……bug好像有点多?嘛,你们就当看了个段子吧……总而言之……我终于写完了!by.蠢作者╰(*´︶`*)╯

搞事情搞事情……破二十热度你们点一篇我坑了的文我填坑啊……来啊!(傻了吧唧的)

啊……最近两位老爷爷居然内番+1了!震惊……明明以前都是+0的说……这是咋了?(私心打个三日鹤tag)

【三日鹤】关于身体不适

--脑洞一上来没控制住……这是中好了……还有下
--日常沙雕,放飞自我,人物ooc请多包涵

你(审神者)坐在旁边,一脸歉意:“呜,对不起,我最近派鹤丸你出阵太多次了,都没有注意到鹤丸你的身体……呜……”

鹤丸躺在床上,看着你哭泣的样子,有些慌:“啊……这不关你的事啊主殿,毕竟最近本丸(资源)比较紧张,你让我们去出阵(为了任务奖励)也是应该的,而且你不也是为了让我们提升练度吗?”

你抬头泪眼婆娑(bu)的看着鹤丸:“真的吗?”

鹤丸笑嘻嘻的说:“当然啊!”

于是你想了想,顶着身后某失智老人(划掉)某三条家大佬的注视拉住了鹤丸的手:“那鹤丸,你这几天就先休息吧!你恢复了以后也不急着出阵啊……那什么……我先走了,你们继续!”

说完,你实在是受不了身后的人那灼灼的注视,赶紧松手跑出了鹤丸的房间……

鹤丸看着你几乎可以说是落荒而逃的背影,有些无语:“老头子你好像吓到主殿了……”

三日月笑的眉眼弯弯:“哈哈哈,有吗?老爷爷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呢~”

鹤丸一脸无语:“老头子你……”

三日月一脸无辜:“嗯?老爷爷我又怎么了吗?”

鹤丸:“没什么……”

你突然又从门那里冒出来:“哦,对了爷爷你今天要出阵啊,马上就要出发了,现在就差你一个人了欸,快来。”

三日月以袖掩唇笑的眉眼弯弯:“阿拉,老爷爷我今天不想出阵呢。”

你皱起了眉:“唔……不可以这样啊,爷爷你快点啊!”

然后三日月做出了一副快要哭泣的样子:“啊……主殿你不爱我了。”

你一下子就脸红了:“什么啊?!爷爷你在说什么啊!你都跟鹤丸学坏了!(旁边的鹤丸一脸无辜:我可没教老爷子这个啊)快点啊!”

于是三日月叹了一口气,放下了袖子,转头对着鹤丸说:“鹤,老爷爷我去出阵了,你一定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鹤丸红了脸:“我,我知道了!”

你等了半天还吃了一嘴的狗粮,终于忍无可忍,过来揪着三日月的领子就走了……

鹤丸的屋子里一下子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了……

鹤丸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天花板(?)发呆……

这样的安静让鹤丸想起了他还在墓中时的那段时间……也是这样的安静……

褪去了平时搞事的伪装,鹤丸开始想:获得了这样的身体……又可以做到些什么呢……

他伸出双手,看着自己白皙的有些过分的肤色,说:“突然之间获得了这样的身体……可真是吓到我了呢……”


真的有些心疼姥爷……作为陪葬品下葬又被盗出来,然后一直辗转于多人手中……emmmmmm所以他的惊吓也不是什么不好的地方了。by.蠢作者╰(*´︶`*)╯

今天晚上本来想写完来着……奈何家里突然搞露天烧烤……我家里人的死亡凝视让我很怂╯▂╰